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雁门关:一个民族苍凉的文化符号

时间:2023-06-20 16:27:08 | 浏览:94

一个让中国文人日思夜想、魂萦梦绕的历代边关戍所,一个让中国人血脉偾张、荡气回肠的心灵朝拜圣地。雁门关之于中国人而言,寓涵着太多的文化意味。它是大汉民族最后一道自我防御的象征,也是历代“大一统”皇权所及的“荣辱”标志;它是中华民族内部相互残杀

一个让中国文人日思夜想、魂萦梦绕的历代边关戍所,一个让中国人血脉偾张、荡气回肠的心灵朝拜圣地。

雁门关之于中国人而言,寓涵着太多的文化意味。它是大汉民族最后一道自我防御的象征,也是历代“大一统”皇权所及的“荣辱”标志;它是中华民族内部相互残杀、屠戮的古战场,也是这个多灾多难民族和谐相处、进而融合为一体的孵化场;它是帝王将相翻手为云、覆手为雨的个人意志肆意妄发的大戏台,也是骚人墨客吟诗作赋、凭古吊今的个性情怀得以张扬的大剧场。它铭刻了赵武灵王、汉高祖、唐太宗这样千古帝王的流风遗迹,也留下了赵幽缪王、宋徽宗、宋钦宗、慈禧太后这样亡国昏君的斑斑劣迹;它孕育了李牧、蒙恬、李广、卫青、霍去病、薛仁贵、郭子仪、杨业这样顶天立地的民族英雄,也间接繁殖了公子成、郭开、李斯、石敬瑭、潘美、王侁、魏忠贤那种臭名昭著的奸佞小人。一种交织着文明与野蛮、正义与邪恶、君子与小人的民族情结,一种集结着光明与黑暗、美好与丑陋、血溅沙场与纸醉金迷的悠悠千载文明,在这个朔风凛冽、狼烟缭绕的边鄙僻野之地淋漓尽致地暴露在漫漫天地旷野之间,常让接踵而至的后人在一种无法排解的纠结中喟然长叹。

可以说,雁门关就是中国漫长历史的一个散发着黯淡光芒的坐标,她以她截然不同于江南水乡温婉旖旎的旌旗戈矛、胡笳角声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文人雅士前来对天当歌、一抒胸怀,更以其悲歌击筑、狐死首丘的盎盂相击让一个又一个的文章巨公泪眼婆娑、长歌当哭。雁门关几乎成了中国历代诗人们心中一道永远挥之不去的梦里情结。

我们在这里可以隐约听到东汉的科学家、文学家张衡在长安眺望遥远北方时的轻声叹息:“我所思兮在雁门,欲往从之雪纷纷,侧身北望涕霑巾……”

我们在这里可以恍惚看到北周诗人庚信对着天空发呆:“南思洞庭水,北想雁门关”;

我们在这里还可以真切感受到唐朝诗人王昌龄在遐想中的喃喃自语:“秋风夜渡河,吹却雁门桑”。

蓦然回首,我们发现生活在1300多年前的卢纶已经衣袂飘飘站在了雁门关的城楼上,北风呼啸,大雪纷飞,黯淡的夜空里忽然幻化出了前朝将士雪夜飞骑追杀胡人的壮观场景:

月黑雁飞高,单于夜遁逃;

欲将轻骑逐,大雪满弓刀。

再回首,卢纶倏然消失,年轻的李贺一袭白衣正迎风挺立在逶迤绵延的雁门山巅。他看不见眼前落叶飘零的肃杀秋色,却分明看到了漫山遍野闪烁着民族气节的豪迈雄壮——黑云压城下的金戈铁马、寒鼓重霜:

黑云压城城欲摧,甲光向日金鳞开;

角声满天秋色里,塞上燕脂凝夜紫。

半卷红旗临易水,霜重鼓寒声不起;

报君黄金台上意,提携玉龙为君死。

雁门关就像一个变幻莫测的魔方一样,不断撩拨着诗人们那一根根敏感的神经。

你看,崔颢笑意粲然:“高山代郡东接燕,雁门胡人家近边”。

张祜满脸惊悸:“城头月没霜如水,趚趚踏沙人似鬼”;

陈去疾神情凝重:“荒垒烟峰百道驰,雁门风色暗旌旗”;

庄南杰豪气冲天:“旌旗闪闪摇天末,长笛横吹虏尘阔”;

许谦雄迈悲壮:“寒松荒草间苍黄,照眼峥嵘三十里”。

苏东坡也笑盈盈地走来了,他脸上写满了诗情画意:

雁门关外野人家,不植桑榆不种麻;

百里并非梨枣树,三春哪得